飞龙影像 cc1.cn

以静心处理顺境,以善心安于逆境。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!

很喜欢烟雨朦胧的春天,这个万物复苏、鸟语花香的季节,有事无事总想出去走走。田野边的一片绿地、一树的野花,足矣让我陶醉其中。

更多图文链接>>>

阳春三月,是春暖花开的季节。在经历了一个冬天的沉寂之后,春天的暖风拂来,枫湾瑶岭坪山的高山桃花瞬间开满了山坡,火红的桃花遍染了大山的沟沟坎坎,坪山村的庭前屋后。

更多图文链接1 >>>

更多图文链接2 >>>

灯代表智慧,光明的象征,灯光驱散了无明和黑暗,点灯供佛,就是藉助佛的智能明灯点燃我们内在的心灯,去除昏暗愚痴的自我,激发自己内在本具的智慧,所以当我们供灯时,我们点燃的是自性的明灯。

更多图文链接>>>

狮子岩又叫狮子山,就是马坝人遗址,距今十三万年前的马坝猿人出土遗址发现地,因其由一高一矮两座石灰岩山峰组成,远望就像酣睡的雄狮,故称狮子岩,位于韶关曲江城郊。

更多图文链接>>>

罗坑茶岩顶,具有张家界般的地形地貌,奇、峻、险,所以我称之为罗坑的小张家界。

更多图文链接>>>

马坝水文村 ·大片油菜花盛开!


更多图文链接>>>

三阳仙,位于粤北乳源大桥镇,它是一个山洞,又叫三阳仙洞,洞内面积500多平方米,高约60多米,洞奇谷幽,钟灵毓秀,纳天地灵气,沐雨露雪霜。洞顶石笋群立,石泉流滴不断,澄澈冰凉,日看朝光散流霞,夜观星照如明珠。

更多图文链接>>>

曲江罗坑,资源丰富,我每次进来都可以在这里待足一整天,每次都可以不尽相同。


(更多图文链接请点击)

小坑的大山里面隐藏着一个宁静的小山村,叫中粉坪,距离小坑水库十多公里,全程都是水泥路,进来这里就没路了,一路上风景优美,但却鲜为人知。来回二十五公里左右,一天走完挺轻松的,真是徒步者的天堂。


(更多图文链接请点击)

在曲江美丽的小坑国家森林公园,有一个禅文化小镇,叫经律论文化旅游小镇,这里风景优美,山水交融。来吧,善良的你,在这里找回清静心,恭敬心,也就找回了安详与快乐。


(更多图文链接点这里)

宣溪水,一个好听的名字,位于曲江樟市群星,樟市河畔,毗邻北江。这里河岸两边草地茵绿,竹林茂密,是休闲、露营的好去处,恳请爱护环境,保护家园,务必把垃圾带走。


(更多图文链接请点击)

苍村的水也是碧绿的,空气也是清新的,连湖中的那个小岛都跟普达措长的一模一样,如今湖边和山上那一片枫叶火红正当时,层林尽染,所以,我称之为曲江的普达措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(更多图文链接点这里)

在中国历史文化名城镇远,有一个朴实无华,而又令人神往的地方,她就是报京侗寨,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北部地区最大的侗寨,距今已有300多年历史,曾是中国保持最完整的侗族村寨之一,可惜还没来得及去看看,在2014年一月的一场大火,整个寨子被大火吞噬,大部分古老的建筑烧毁了。


(更多图文链接点这里)

秋季的稻子熟的时候,我又来了。就在孟洲坝起飞,一边是龙归河,另一边是北江,把孟洲坝蜿蜒包围着,真像个小岛。

(更多图文链接点击这里)

站在高高的石头尖上,神态自若,气定神闲,一动一静,灵具一心

(更多图文链接点击这里)

为了拍好“家乡美”,很久没有出去采风了,听黄局说桂坑尾的稻子熟了,约上几个朋友,过来看看。

(更多图文链接点击这里)

韶城璀璨之夜 · 航拍

(更多图文链接点击这里)

外面的风景总是吸引着我,每年秋季都蠢蠢欲动,现在变得也没那么渴求了。以前是不安分的心给蒙蔽了我的双眼,外面有外面的美,家乡也有与众不同的美,其实只要用安定的心,真心去看这个世界,真的随处皆是景,信手拈来。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

曲江樟市芦溪,是不可多得的天然氧吧,天然泳场,十里画廊,我已经来过无这里数次。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

曲江白土界滩,位于北江河畔,有上界滩、中界滩、下界滩,曾经归属于白沙管辖,以前白沙街很小,交通很不方便,而热闹的乌石街是当年的小广州,所以每逢乌石4.9街日,界滩的村民都坐船下乌石付街,交易农产品,然后购置生活用品。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

家乡美系列之 曲江白土东安寨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

枯藤老树昏鸦 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 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

古籍记载,曲江有著名的二十四景,其中一处叫“白沙烟艇”,可见古曲江的北江流域,南来北往的船只是多么的繁荣,虽然现在这一场景不复存在,但从北江河乌石到白土这一段才几公里长的流域上,存在着好几个码头,就可以看得出这里曾经的繁华。现在很多码头已荒废了,甚至只剩下残垣断瓦,成了遗址。在古代,陆路交通不发达,南北商贾往来都靠船只,于是码头便成了交易物资的集散地,随着时代变迁,特别是白土北江大桥的开通,这些码头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(更多图片请点击)

一方水土,养育一方子民,今天的白土依然是水系发达,田园丰收,但是如今各类交通网络四通八达,曾经穿梭的船只与繁荣的码头今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飞速发展的高速公路与高铁列车呼啸而过,安静的小山村,变得不那么安静,曾经让人心旷神怡的广袤田园被交通路网交织着,不变的依然是那山、那水,和那里的人们。莫非这是陶渊明当年所预言的“阡陌交通”,似乎也怡然自乐,甚好,甚好。

(更多图片请点击)

傍晚的一场大雨过后,风平浪静,柔和的夕阳透出了云层,我路过府前路,发现政府门口路边不起眼的一滩池水,当我把手机贴近水面的时候,居然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。。。

(更多图片请点击)

曲江无处不是景,走到哪拍到哪!
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

一个多月,终于完成了几分钟的延时摄影素材拍摄。一直以来看到人家拍的延时摄影视频,很震撼,心动,但没行动,总觉得那是年轻人做的事情,从没想过自己也可以拍的,所以一直处在观望态度,未曾涉足。利用晚上的空闲时间,我拍摄了四千多张的相片,才合并成几分钟的视频,这个东西真是不容易啊,而且这个剪辑几乎用完了我所有拍摄的素材。
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

       今天终于见识了高山茶的生长环境及采摘的艰辛,我思索着,这与世隔绝的高山茶应该是茶中极品吧,会不会卖得很贵。文华说,现在茶叶不好卖了,我们摘的生茶直接卖给收茶叶的商家,然后自己家留一点,自己炒茶,制茶,因为没有机器,自家的是纯手工的效率太低,留一点就好了。“给茶叶商家生茶多少钱一斤”。“往年可以卖到四五十元,今年不行了,更低”。着实把我吓一大跳,我才思索的深山极品啊,居然这么没价值,就这样贱卖,理想与现实多么的残酷,我那脆弱的心灵很受伤。“你们家纯手工的制茶,很难得啊,应该传承下去”。
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

        曲江,芦溪,位于樟市与罗坑之间的大山里,与英德接壤;芦溪山里常年空气清新,溪水清澈,大山里面有几个世外桃源般的瑶族村落,分别依山而建,沿溪而居,过着宁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,和着潺潺流水声,漫步在大山里,怎知疲倦;和风细雨,夹杂着淡淡茶香,人,在画中行,心,安住在当下,如此踏实、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芦溪行之“茶禅天井,梦里芦溪”照片分享,感谢芦溪天井红茶肖老板及曲江摄影协会的摄影行程安排。


(更多图片点击这里)